<acronym id="u8cwu"><center id="u8cwu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u8cwu"><center id="u8cwu"></center></rt><acronym id="u8cwu"><center id="u8cwu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u8cwu"><div id="u8cwu"></div></acronym>
加載中…
個人資料
蔣豐
蔣豐 新浪個人認證
  • 博客等級:
  • 博客積分:0
  • 博客訪問:156,963,636
  • 關注人氣:318,120
  • 獲贈金筆:0支
  • 贈出金筆:0支
  • 榮譽徽章:
相關博文
推薦博文
正文 字體大?。?a href="javascript:;" onclick="changeFontSize(2);return false;">大

蔣談廿四史(115):呂后殘忍度在《漢書》中為何減輕

(2020-09-04 12:04:59)
標簽:

漢書

高后紀

呂后

班固

司馬遷

分類: 日本天天“蔣”

——讀《漢書》卷三《高后紀》隨筆

蔣談廿四史(115):呂后殘忍度在《漢書》中為何減輕

有人這樣評價:司馬遷是“站”著寫《史記》,班固是“跪”著寫《漢書》。其實,所謂的一“站”一“跪”,絕對不只是姿態和姿勢的問題,更顯現出一種史學家的風骨。前面講過,司馬遷《史記》中寫《高祖本紀》,更多的是把劉邦當作一個“人”來寫的,班固〉《漢書》中寫《高帝紀》,是把劉邦當作“帝”、近似“神”來寫的。司馬遷因為西漢王朝第二位皇帝——漢惠帝執政期間有“位”無“權”,就干脆在《史記》中不為他立傳;班固是“正統論”的信奉者,尊重序位的排列,就在《漢書》的“本紀”部分明確寫入“惠帝紀”。再看看司馬遷《史記》卷九的《呂太后本紀》,可謂人物形象豐滿鮮活,而《漢書》卷三的《高后紀》就顯得枯燥、生硬、干癟。

相對司馬遷寫帝王人物比較喜歡“揭丑”,班固在寫帝王人物的時候就比較“遮丑”。把《史記·呂太后本紀》與《漢書·高后紀》做個比較,就會發現司馬遷在寫呂后迫害劉家宗族的時候,有生動的描述。比如,對待第二代趙王劉友,呂后聽信讒言,把他召到京城長安,卻“置邸不見,令衛圍守之,弗與食。其群臣或竊饋,輒捕論之?!弊詈?,趙王劉友是被活活餓死了。到了班固《漢書·高后紀》中,這件事情就變成了“春,正月丁丑,趙王友幽死于邸”,不僅顯得敘事枯燥,更顯出一種作者的冷漠。

對于第三代趙王劉恢,司馬遷在《史記·呂太后本紀》中詳細描述了趙“王有所愛姬,王后(呂太后)使人(鴆)殺之。王乃為歌詩四章,令樂人歌之。王悲,六月即自殺?!钡搅税喙獭稘h書·高后紀》中,只有“六月,趙王恢自殺”。這里,大概已經不能用“冷漠”二字形容班固了,其背后應該有更深層的原因。

在我看來,對于司馬遷敢于“揭丑”也不必抬得過高。對于已經遭受過刑罰的司馬遷來說,至少在政治上是死過一次了。刑后可以重新拿起筆來寫《史記》,并且把《史記》送給皇帝看,對于他來說是“死而后生”。盡管他的身子已經回到“體制”內,但他的心已經游離于“體制”外了。竭力“揭丑”,對他來說是一種快樂、一種宣泄、一種報復,這也因此歪打正著,讓后世讀者了解許多本來可以淹沒的歷史真實。而班固則是一直在“體制”內的,他的理想是寫一部中國歷史上第一部“斷代史”,但并不想為實現這個理想而身首分離。他沒有司馬遷那樣“死”的體驗,他也不想去擁有這樣的體驗,因此他在書寫的時候,特別對帝王人物的時候,就知道回護、躲避,知道巧妙地運用曲筆。

對司馬遷和班固的這種做法,我以為沒有必要非黑即白地給予一褒一貶,而要看到這是他們不同的生活抉擇與生存智慧。(2020730日寫于東京“樂豐齋”)

 

0

閱讀 評論 收藏 禁止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/Report
  • 評論加載中,請稍候...
發評論

    發評論

   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(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) 歡迎批評指正

    新浪簡介 | About Sina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SINA English | 會員注冊 | 產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

    大玩家彩票